有一種瓷磚,叫工程磚

  新一輪房地產調控,使精裝房比例大幅攀升,并迅速從一二線城市向三四線城市蔓延。在各類限購令當中,開發商暴利的觸角不斷拓展,紛紛從過去的毛坯房升級為現在的精裝房,以期賺取更多的利潤。

  精裝房比例的攀升,使瓷磚、潔具、櫥柜、地板、門窗、水暖、五金等裝飾材料的采購,正從消費者手中向開發商手中集中,從過去的C2B轉變為現在的B2B。采購渠道的變化,帶來產品結構的變化,包括產品品類、品質、價格、服務等。因此,陶瓷行業就出現了一種專門供開發商渠道的瓷磚——工程磚。

  何謂工程磚?顧名思義,就是專供工程渠道銷售的瓷磚。這類瓷磚與零售渠道相比,最大的特點是批量大、價格低。在品類方面,基本上是行業最成熟的產品,最具性價比的產品,如瓷片、小地磚、外墻磚、拋光磚、拋釉磚等;在花色方面,銷售最好的往往是市場需求量最大的大路貨產品,雖然也有根據開發商要求設計的仿版產品,但卻極少原創性的產品,更鮮有企業新開發的高值產品;在品控方面,由于價格逼近成本,品質非常一般,企業采取的質檢標準,往往是最低要求的國家標準,而非企業的內控標準。

  這就尷尬了。消費者好不容易以幾代人之力買到一套房,沒想到交付的精裝房卻是如此地不堪:木地板是紙做的、門窗材料是最薄的、各類五金不敢用力、瓷磚鋪貼各種缺陷……幾乎所有的裝飾材料,包括水電、管道等隱蔽工程,都是市場上最便宜的大路貨,致使精裝房變成了鬧心房、劣裝房、重裝房。

  目前,工程渠道的銷售主要有兩類:一是戰略工程,開發商直接與生產廠家合作,各地經銷商只充當服務角色;二是經銷商工程,是開發商與經銷商之間的合作。整體而言,戰略工程往往是頭部品牌之間的合作,質量相對有保障,而經銷商工程,有可能存在部分資質較低的開發商以次充好、偷工減料的現象。

  無論哪種合作方式,市場采購的主動權,都正從業主手中逐步集中到開發商手中,從過去的零采轉向集采。伴隨著采購集中度的提高,集采的數量越大,開發商討價還價的籌碼也越大。

  為了降低采購成本,開發商往往會公開招投標,眾多供應商、競標者為了拿到訂單,不得不競相壓價,最后的結果是價低者勝出。在拿到了開發商的訂單后,企業為了賺取微薄的利潤,又不得不在品控上做文章,以進一步降低生產成本。由此導致工程磚質量普遍不高,并屢屢引發開發商與業主之間的矛盾。

  當然,工程磚也分三六九等,那些龍頭開房商,如碧桂園、萬科、保利、中海、恒大等,他們通常采取戰略合作的方式,各類裝飾材料的采購標準相對較高,而合作的對象,也往往是家居、建材等各領域的一線品牌。作為行業一線品牌,工程渠道采購的瓷磚產品花色不是最新的、質量不是最好的、利潤自然是最低的,但為了維護品牌形象,基本的質量保障還是要有的,否則會砸了自己的牌子。

  最令人無耐的是那些規模小、實力差的開發商。有許多所謂的精裝房,使用的材料基本上是最低價的大路貨,甚至有部分產品不合格,由此導致消費者與開發商之間的糾紛不斷。以瓷磚為例,部分產區、部分企業專門生產低質低價的工程磚,有些企業的產品質量雖然達到國家標準,但卻很少富余,只能說是剛剛合格。而國家標準,大家都知道其質量水平是最低的。消費者即便不滿意,也缺乏維權的理由和依據;偶有產品不合格或出現劣質產品,但是面對強大的開發商,業主依然難有作為,最后不得不忍氣吞聲地收房了事。

  零售渠道,各大品牌近身肉搏,廠商比拼的重點是款式、花色、品質、品牌和服務,當然也包括價格;工程渠道,價格競爭的權重明顯更大,也更為敏感。正是由于工程渠道價格競爭的權重大幅高于其它因素,導致工程磚的生產、供應更注重對其成本的控制,而非品質。

  精裝房比例的攀升,在一定程度上拉低了建陶行業高值產品的生產和銷售占比,降低了行業新產品、高值產品的利潤貢獻率;使企業研發創新的重點從原創設計轉向仿版生產,降低了企業自主創新的熱情,繼而以滿足開發商需求為主;還使部分業主因不滿意裝修效果而不得不重新裝修,導致產生大量的固廢物垃圾。甚至有開發商、供應商理直氣壯地認為,反正業主會選擇重新裝修,因此精裝房使用的材料不需要太好,只要能通過驗收就行。

  許多裝飾材料,其本身生產出來就不是用來被使用的,而是用來被替換的。

  這顯然是一場劣幣驅逐良幣的競爭。工程磚的大行其道,為開發商在精裝房領域開辟又一豐厚利潤通道的同時,卻剝奪了消費者的自主選擇權,損害了消費者的利益,拉低了整個行業的消費水平。

  從長遠來看,精裝房比例的大幅攀升,有利于社會資源的綜合利用,降低裝修成本。但如果所用的材料質量不過關,反而會形成社會資源的極大浪費。而要想提供給消費者一個舒適、滿意的家,則必須提高工程渠道裝飾材料的采購標準和門檻,讓那些一開始就用來被替換的劣質材料沒有生存的土壤和空間。

深夜福利备好纸巾18禁止_俄罗斯另类zozo_中文字幕a片mv在线观看_亚洲中文精品久久久久久_五月婷婷久久